文化遗产保护 | 孙庆伟教授:黄帝时代与最早中国

探源计划:文博专题研修班,面向文博专业招收文物保护、文物鉴定、文创研发等方向的精英学子。

2022年9月30日,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研究生课程《考古学研究》“中华文明探源系列讲座”的第二讲《黄帝时代与最早中国》如期举行,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孙庆伟教授主讲。

孙庆伟教授在讲座中

一、中国之争

最近十年来,关于中华文明早期探源的问题不仅成为一个考古界的学术热点话题,同时也是一个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,其中最早的、最核心的一个焦点问题,就是关于“最早的中国”的争论。关于这个问题,孙庆伟教授从学界最关注的两处遗址——陶寺与二里头一一说起。

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

许宏先生认为,以公元前1700年前后东亚地区最早的核心文化——二里头文化,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——二里头国家的出现为界,或把东亚大陆的早期文明史划分为两个大的阶段,即以中原为中心的“中原(中国)王朝时代”,和此前政治实体林立的“前中国时代”和“前王朝时代”。作为依据,许宏先生罗列了二里头遗址的“中国之最”,如最早的具有明确城市规划的都邑、最早的城市干道网和双轮车辙、最早的宫城(“紫禁城”)等等。

山西襄汾陶寺遗址

而何努先生提出,陶寺遗址也有一系列堪称“中国之最”的重要发现,如世界最早的圭表、中原地区最早且功能区划最完备的都城、中原地区最早的瓮城城门、中国史前最标准的双城制等等。何努先生认为,“中国”的最初含义是“在由圭表测定的地中或中土所建之都、所立之国”。中国的出现或形成的物化标志应当是陶寺的圭尺“中”的出现。

但这些“中国之最”是否明确地与“国家”的概念相关?能否成为“中国”的标准呢?究竟什么是“中国”的标准,每个学者都会有不同的界定。孙庆伟教授认为,要讨论最早的中国问题,或许要回到历史的语境下,需要回溯古人在谈及“中国”时真正的所指。

二、宅兹中国

西周初年何尊铭文中的“宅兹中国”为“中国”一词最早的文字记载。

(左)何尊(右)何尊铭文,红框内为“宅兹中国”四字

那么到底什么是“中国”?文字学家其实早有研究。于省吾先生的解释十分精彩:甲骨文的“中”字本像有旒(音liú)之旂(音qí),商王有事,立中以召集士众,士众围绕在旂之周围以听命,故“中”字又引申为“中间”之“中”。甲骨文的“王作三师右中左”,已用“中”字为中间之中,这就是“中国”之“中”字本应作“中”的由来。而“国”字,于省吾先生认为它原本是“邑”字,弋声,所以“国”就是一个四周有围沟的村落或聚落。

图5:甲骨文的“国”与“邑”字

与何尊的铭文相印证,文献中也早有关于“中国”这一观念的记载:

《尚书·梓材》:皇天既付中国民,越